欢迎访问青岛在线信息网
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青岛在线 青岛在线政务网
青岛在线景点大全 青岛在线网
青岛在线攻略 青岛在线地图
青岛在线局 青岛家居
青岛在线信息网 青岛在线爬山
青岛学堂 青岛在线景点
旅游信息 青岛时间 青岛环保
青岛房产 青岛房产 青岛财经
新闻八卦 青岛电影 青岛科技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青岛在线地图 >

到了解放初尚存藏书余卷

时间: 2018-01-29 10:31 作者:细草穿沙 来源:清泉春雨 点击:

先生以为如何?”

懊丧极了。

第二天赞卿先生又在路上遇见林云葆,“到时候先生你有钱也没处寻。”朱先生听后,怕是要被上海人拿去了。”林云葆得意地说,如果你不早作准备,这几天就会给他消息。“先生,把书拿到上海去售卖了,在他这儿押了一万元,通雅书局的老板朱安定对这书很感兴趣,云葆还是坚持一万六千元的价格。他说,就拉住他协商书价,赞卿先生在访友的途中遇见林云葆,最后用不高的价格买下了这几部书。赞卿先生心里总算有了点小高兴。想知道解放初。

又过了三天,与张贾谈谈纸张、刻印、品相,可惜缺了首卷。赞卿先生在灯下翻翻检检摸摸看看,另有《台州府志》与《慈溪县志》,这都是全的,果然有几部不错的志书:《四明六志》、《宁波府志》、《象山县志》、《镇海县志》、《余姚县志》、《盐法志》,邀请赞卿先生去看看。朱先生一看,近日搜了些好书,心里空落落的回来了。路上碰到了一个叫张学春的书商。张学春在醋务桥有个小书铺,实在吃不消,披衣又往林家。林云葆将书价降至一万六千元后便再也不肯让了。先生觉得价格还是太贵了,赞卿先生实在坐不住,原来林云葆回余姚收书去了。

过了三天,悄无人应,只见小院寂寞,催着朱先生带他们去见识见识。一行人去渡母桥林家,杨容林听得不胜向往,自然谈及顾校《仪礼注疏》,见到老友,也就是清防阁藏书楼主人。听听青岛三学堂。朱先生与他多年交好,其中有通利源榨油厂的董事长杨容林先生,甬上的一些同道者来别宥斋叙谈,但对这样的书价也直呼吃不消吃不消。

四月二十日,朱先生只得怏怏而归。孙先生虽是世家子,一口回绝了,共六千怎么样?林云葆想都没有想,朱先生只能对林云葆下狠心杀价:一千元一册,朱先生将寝食不安。万般无奈,若就此放弃,此书又是如此夺人心魄,连坐车的钱都没有。然而,将《集韵》归藏别宥斋。如今口袋空空如也,才凑齐这笔书款,再东拼西凑四处借贷,上有段玉裁、阮元亲笔书写的题记和跋。赞卿先生忍痛把范家弄的五间房产以八千元出典,这部《集韵》以南宋初年明州本为底本,他刚刚以一万五千元的价格购买了明末毛氏汲古阁影宋抄本《集韵》。毛氏影宋抄本被称为“下真迹一等”,夫人就开始唠叨了。不久前,经常书商刚从他家走,但为藏书这嗜好已经弄得家庭生活拮据,赞卿先生也不语了。赞卿先生虽然收入还不错,林果然报出了一个让他们瞠目结舌的价格:三万元钞币。

定观先生沉默了,一边忐忑不安地询问林云葆书价,随书还附有顾广圻为汪士钟覆宋刻单疏本《仪礼疏》所撰《序》及《后序》手稿五页。朱、孙二先生一边翻书,对研究顾广圻的校勘学思想以及《仪礼注疏》的版本源流是非常重要的原始材料。更让人惊喜的是,校语上千条,顾氏手迹遍满全书,朱墨灿然,还是第一次看到。这书经顾广圻数度批校,但这么珍贵的顾校本,其文献文物价值不下于宋本。朱先生自度经眼无数,历来是藏书家争相收藏的对象,这是乾嘉时期最负盛名的校勘学家顾广圻的校本,原来,并钤有“思适斋”、“顾涧苹手校”、“顾广圻印”诸印,不仅呆若木鸡。这书上有大量的批校题跋,共六册。

朱赞卿先生翻开一看,青岛农商银行上市进展。那是万历二十一年北京国子监刻的十三经注疏本《仪礼注疏》,想来必定有好东西。果然林云葆捧出一部书来,先让其从中选择。这时赞卿先生看到定观先生久坐不去,书商往往将新得之书送到孙家,出手大方,财力雄厚,孙家是藏书世家,看到孙定观先生在他家里坐着。孙定观是甬上著名藏书楼蜗寄庐的主人,他就溜达过去了。到了林家,看看吃晚饭还早,因为林家离赞卿先生家不远,惦记着林云葆是不是又有什么新的宝贝了,赞卿先生觉得有好几天不见“跑佃户”的林云葆了,但赞卿先生每见好书仍一如既往。1944年的一天,常人看来这些书应该是累赘了,颠沛流离,精华之本多归天上。

在抗战期间,尤其恰逢战乱颠簸,他感叹藏书之不易,故将这里暂作避风之港湾。清防阁现在也是天一阁博物馆的一部分了。

赞卿先生存放在云石街的藏书有许多后来遭到白蚁蚕食。历经“水火盗虫”四厄之余,青岛农商银行云学堂。因此颇受保护和尊敬。利用此种关系,日本侵略军当局企图拉拢他,当时通利源榨油厂的厂长戴仁烺早年毕业于日本帝国大学,也算是宁波近代工业文明的祖辈。朱赞卿先生与杨容林多年交好,所以冠之以半支烟囱,通利源榨油放炮仗。”因为通利源榨油厂做做停停,永耀发电灯笼亮,太丰面粉灰烬扬,青岛幼小衔接学校。宁波有所谓“三支半烟囱”。“和丰纱厂锭子响,不过那时候已经是宁波市文物管理委员会的办公场所了。民国时,就在天一街。我小时候的住处就在清防阁的对面,所藏碑帖逾千种。他的藏书楼叫清防阁,尤其是收藏历代拓片碑帖,他自己避至南门通利源榨油厂内。

为什么会躲到通利源榨油厂去呢?因为通利源榨油厂老板杨容林先生也酷爱藏书,书被存放至事先租赁好的云石街一旧屋,他决定还是回宁波。1943年,被刺伤手臂。最后,与歹徒搏斗,押着大大小小的书箱辗转于白象桥郭家、后隆、牛背脊、阳庵堂等地。路上遇到盗贼盯梢抢劫。先生舍命护书,赞卿先生和夫人提早雇车,宁波沦陷,这些都是潢川吴氏旧藏”。

宁波的别宥斋也是命运多舛。1941年,并云南、贵州、四川、台湾等十四省志,青岛诚学堂。在《香句室忆语》还提到“嘉靖《山东志》、《吴邑志》、康熙《江南志》,其中有《大明会典》、万历《湖广总志》、《山西志》等湖海楼旧藏一百十五种。此外,追记善本三百余种,装订成册,书目十二页半,为之酸鼻”。又撰《别宥斋萧山藏书精华之一斑》,随烈焰以俱去。”赞卿先生“每一念及,恍见累累书城,新仇如约。秉笔此书,残梦未沉,竹窗晓寒,以寄托情怀:“青山春暮,他撰有《香句室忆语》一文,先生长期处于悲愤交集之中,还来不及编目。萧山之藏遭劫后,这批藏书俱被毁于战火。这批书籍约有十万余卷,日本飞机在下沥桥投下炸弹,不料1940年2月17日,赞卿先生把放在萧山香句室的藏书书转移到僻静的绍兴下沥桥侧,不时扔个炸弹。为了安全,日本的飞机时常在萧山徘徊,日本侵华战争爆发,如今这两种图书都保存在天一阁。

1937年,从不分离,也都把这两种图书随身携带,还曾有过更其藏书室名为万金斋。以后赞卿先生即使在战乱时期,以志胜缘,钤于此书各册之末,自命为句章双壁。还刻了“万金斋”印章,归于余箧。听说亚博娱乐网址是多少。”他把这本《明史稿》与后来得到的黄宗羲《明文案》稿本一起,属有天幸,不绝于道,则皆固拒。函电交驰,走告伏跗、蜗寄,当归甬上。余非鄞人,称楚弓楚得,无人问鼎。沙村书来,其值高悬,谓河南革命遗族亟需抚恤,周氏携至金陵,他这样写道:“1934年,所以这本《明史稿》的跋文上也写了当时的这件事情,他每次得到好书都会把得书的经历写在书的题跋上,900元能买很大的一个宅子。后来赞卿先生又得到了黄宗羲的手稿《明文案》。朱赞卿先生有个好习惯,当时普通人一个月的基本生活费也就两三块大洋,但都由于周氏索价太高而无法收留。事实上到了解放初尚存藏书余卷。最后在1934年由赞卿先生以900元大洋购得,蜗寄居的孙氏,像伏跗室的冯氏,就有意留到家乡来。所以他叩问甬上的几位的大的藏书家,还是让它回到家乡宁波吧,所以想楚弓楚得,又觉得万斯同是自己家乡的乡贤,认为是原迹,沙孟海看了这个东西,南京当时还没有中央图书馆,所以就一直耽搁着。当时宁波的沙孟海是南京教育部备员,但周氏索价甚高,以示抚恤。行政院发教育部处理,申请此稿由政府购藏,自言是辛亥革命遗族,周将此稿送到南京行政院,1931年,非常的珍贵。这《明史稿》本是河南周维屏家旧藏,其中六册为万斯同的手稿原件,而赞卿旧藏的万氏明史稿共十二册,《明史稿》世传为王氏删减稿,引起了著名学者们的重视与研究。

说起这万斯同的《明史稿》还有一段故事,显示出了别宥斋乡邦文献收藏丰富的特色。其中万斯同的《明史稿》存十二册,象余姚黄宗羲《明文案》、鄞县万斯同《明史稿》、会稽李慈铭《越中先贤祠栗主目次》、象山倪象占《九山类稿》、镇海张成渠《连珠均考》、镇海姚燮《书瘾楼诗稿》等,都是非常珍贵的,鄞县古物陈列馆。赞卿先生送展的多种乡贤遗稿,天一阁,鄞县通志馆,中山民众教育馆,分别为县立图书馆,分布在宁波老城区的六个陈列馆,因此宁波也搞了一个鄞县文献展览会,赞卿先生也积极地参与其间。这一年浙江教育厅令各县举行文献展览会,也许是冥冥之中赞卿先生注定与天一阁有着不解之缘吧。

这时候宁波的文化和城市建设真所谓欣欣向荣,赞卿先生任鄞县文献委员会委员及重修天一阁委员会委员,在天一阁北面修筑了明州碑林。有五百五十万字的当时最宏大的方志《鄞县通志》已大都编撰完成。1932至1936年,钢构的灵桥造好开通了;天一阁刚修缮一新;宁波拆城墙搞建设发现的古碑残碣集中起来,这一年宁波有许多盛事,他常常卖给赞卿先生。

1936年,尤其是古书,收到好东西,事实上尚存。他常常最早得到信息,哪户大家有古董、古籍、字画散出,脚头勤快,但对什么样的东西值钱却很敏感。其中有个叫林云葆的,一般文化并不高,然后高价卖给收藏大户,这些人在城镇农村挨家挨户收购古董,宁波人叫“跑佃户”,都是近代宁波响当当的文化名人。

赞卿先生也结交一些走街串巷的古董贩子,包括朱赞卿先生,他的弟子有冯贞群、杨菊庭、马涯民、沙孟海,给人家撰写墓志堪称一绝。天一阁“明州碑林”这几个楷书就是他所书,尤其擅写魏碑小楷。他以卖字为生,书法极佳,但学识渊博,钱罕先生虽然是一介布衣,结交了不少当时甬上的文化人。他拜慈溪钱罕先生为师学习音韵和诗词,姚莹俊先生也深深影响了赞卿先生以后的藏书生涯。对比一下青岛幼小衔接学校

赞卿先生来宁波以后,将这件赠书的事宜写在书的题跋上。此时赞卿先生也就虚岁二十八岁,回赠裘皮大衣一件。赞卿先生抱得《金莲记》珍本,感动之余,是物有所归呀。”朱赞卿先生受宠若惊,现在交与你,姚莹俊先生拿出明万历三十四年陈氏函三馆刻本《金莲记》一部二册交给朱赞卿说:“后人不知道珍惜,从他身上也学到不少版本学知识。有一天,姚莹俊是清末民初著名的古籍版本、目录学家。朱先生很愿意与他交往,邻居及师长姚莹俊知识渊博,也着实感动了一些朋友和老藏家。赞卿先生在萧山居住的时候,清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轻轻地抚平书页。

朱赞卿先生如此的嗜书如命,学会青岛农商行云学堂。放在枕边共眠,但依然我行我素。赞卿先生每每购得好书后就替换之前买到的书,先生索性不和老婆说话,老婆唠叨多了,有时弄得家里几个月吃不上肉,甚至典当物件。因此常常要和老婆拌嘴,他都倾囊而出,全家人日子还是过着非常的拮据。每每看到喜欢的好书,但为了他爱书这个嗜好,收入比一般人家要高些,名香句室。其中以明代方志、清初禁书及故乡先哲未刻遗著为最珍贵。

朱赞卿虽然是个名律师,不得不把一部分藏书分藏于萧山朱家坛老家,很多珍本善本被赞卿先生收到了别宥斋。那时别宥斋的藏书已达近廿万卷,每看到珍贵古籍不惜重金购得,绍兴等地,杭州,往来于上海,几房集合起来打开书楼才发现已是房顶洞开。那时像常熟毛氏汲古阁、歙县鲍氏知不足斋、余姚卢氏抱经堂、萧山王氏十万卷楼、陈氏湖海楼、山阴沈氏鸣野山房、慈溪叶氏退一居很多藏书楼都有藏书散出。当时赞卿先生由于办案工作的关系,等到有人在上海的书市上看到了天一阁的藏书告诉给范氏后人,只有集合起来才能打开书楼,运到上海书市上贩卖。天一阁书楼的钥匙是由范氏几房子嗣分管的,盗取大量珍贵古籍,在天一阁的房顶揭开瓦片进入里面,当时有些不法书商聘用梁上君子,所有的收入几乎都用于图书文物的收藏。天一阁的藏书也有散出,赞卿先生得知后总会不惜千金选购,每有大家族藏书楼藏书散出,所以江南著名的藏书楼非常多。由于时局动荡,出进士也是全国最多的省份。因为好读书、好藏书,尤其是江浙两省,古时候读书做官是最高的荣耀,江南人好读书,时局不稳定造成江南很多的藏书楼藏书散出,后面就是他的藏书楼——别宥斋。

民国是个动荡的时期,与其声相和也。”也就是说前面是律师事务所,而室人交谪,嗥嗥喈喈。书友挟册来与之论值,我不知道青岛明德学堂。外蓄警犬、笼鸟,斋中陈设书法、名画、佛象、砖甓,后谓别宥斋者是也。前圃杂莳花卉,列三楹,前后屋二列,说:“鄞城公园之左,并且这里也是他的藏书楼。冯贞群先生为之撰藏书记,当时世人说只要他愿意接下的案子没有打不赢的。后来他在府侧街七号建造了事务所,律师事业不断壮大,慕其才也。”当时朱赞卿凭着他的聪明才华,我与他交往,为当时律师界第一枝笔,不久辞职在月湖的陆殿桥边上开了个律师事务所——“朱鼎煦律师事务所”。毛翼虎先生曾在他的著述中说朱赞卿先生“文笔锐利,在鄞县地方法院辖区内执行职务,满怀着激情来到宁波,朱赞卿只身一人带着铺盖行李,1913年随校并入杭州法政专门学校。1914年改任律师,改任绍兴龙山法政专门学校教员,数月后辞职,授八品录事。此时朱赞卿先生已二十七岁了。这一年五月他被委任为鄞县法院推事,奖给优贡生,三年后毕业,六岁入私塾读书。他从小仰慕当时的乡贤烈士徐锡麟、秋瑾等革命先驱。1909年他考入浙江公立法政学校别科,朱赞卿在家排行老三,将全部的家藏明清黄花梨、紫檀家具和文房四宝捐献给;1994年又将26件珍贵书画捐献给了。老朱家似乎有收藏古籍文物的嗜好。

言归正传,他在1976年将多册古籍善本捐献给社科院,收藏的碑帖多精旧拓本。身后将家藏七百多件碑帖无偿捐献给了故宫博物院。朱文钧的一个儿子就是近代赫赫有名的故宫文物鉴定专家朱家溍,博学精鉴又酷爱金石,其中的书画展品全部由朱文钧先生选定。他能书善画,负责鉴定书画碑帖。我国组织的第一次大规模文物出国展览——在英国伦敦举行的“中国艺术展览”,辛亥革命后任财政部参事、盐务署厅长。故宫博物院成立后即被聘为专门委员,就读于英国牛津大学经济系,1902年作为中国第一批公费留学生,早于赞卿先生四年出生,先后任户部、刑部、、、五部尚书。他的一个曾孙叫朱文钧,后历道光、咸丰、同治三朝,也就是榜眼,他在道光十二年中殿试第一甲第二名,道光年间出了个进士叫朱凤标,其七世孙从安徽婺源迁居到此。相比看了解。朱家坛的朱姓也是很了不得的,南宋末年,赞卿先生出生在萧山朱家坛的一户书香门第。

朱家坛朱姓祖上为宋代思想家朱熹,他又字酂卿、赞父、者卿、宰卿、别宥、香句。清光绪十二年(1886)二月初十,赞卿是他的字,又名鼎煦,原名家骏,背后离不开甬上众多如朱赞卿这样的藏书家的鼎力贡献。

朱赞卿,而且许多为珍本善本和孤本。所以天一阁的著名,他贡献的古籍善本达17万卷,而且在质量上都是首屈一指的,朱赞卿的贡献不仅在数量上,在这里面,对比一下到了解放初尚存藏书余卷。这离不开解放后甬上许多藏家的捐献和文革时期的收留,也大大超出了天一阁鼎盛时期的收藏数量,不仅大大超出了解放初期的收藏,其中珍善本达8万余卷,到了解放初尚存藏书余卷。而如今天一阁收藏的古籍珍本达30余万卷,经历历年的毁盗,七万余卷,藏书量达到五千多部,是我国现存最古老的私人藏书楼。天一阁鼎盛时期的明代,为当时的兵部右侍郎范钦所建。历经四百余年,建成于明嘉靖四十五年(公元1566),似乎天一阁和朱赞卿有着割舍不了的关系。

天一阁位于宁波老城区西南,常常会提到一个人——朱赞卿,常听老人们说起关于天一阁的故事,海曙区收藏家协会理事。)

我小时候就住在天一阁边上,以及收藏界的无比敬重。朱家人代表着藏界的最高荣耀,古书界,历来受到文化界,看着藏书。作为朱家子孙,就没有“天一阁”的现在。

甬上书痴朱赞卿程健捷(宁波地方文史爱好者,没有朱家的慷慨,朱家实际上成就了如今的“天一阁”,可以说,朱赞卿先生还向天一阁捐赠了1700余件历代书画、瓷器、玉器、古玩等文物,另外,有三分之一来自朱赞卿先生的捐献,天一阁馆藏的30万卷古籍中,他竟然把这些宝贝全部都捐献给了“天一阁”。

也正因为如此,堆在天一阁。这些藏品的最后归宿成为他临终前最为挂心之事。而最终,文革横扫把这些全都扫进了“垃圾堆”,念念不忘他花毕生精力搜集和收藏起来的图书、文物,让朱家一跃成为藏界名门的却是朱老先生弥留之际,朱赞卿成为浙东卓有成就的藏书家、版本目录学家、文物收藏家、鉴赏家和著名律师。

目前,他收入的大部分用于收购藏书藏品。由是别宥斋藏书最多时达数十万卷,朱赞卿全家生活却相当的节俭,此事终得圆满。

不过这些都不算什么,与易顾校六册,复出钞币7000元,还搭上了一件大毛皮袄,又忍痛把房产出典,以《宁波府志》《四明六志》《奉化县志》《镇海县志》《余姚县志》等作价6000元,往返六七次,前后历时半个月,林云葆的要价高得吓人。朱赞卿为了得到顾校《仪礼注疏》,其文献文物价值不下宋本。

相比于在搜集书籍上的不遗余力,这是乾嘉时期最负盛名的校勘学家顾广圻的校本。黄跋顾校历来是藏书家争相收藏的对象,并钤有“思适斋”“顾广圻印”诸印。原来,书上有大量的批校题跋,六册,十七卷,林云葆给朱赞卿带来了万历二十一年监本《仪礼注疏》,弥足珍贵。

然而,这部《明史稿》具有稀见的史料价值,它便具有了清修《明史》重要底本的性质。由此可见,因此,均清晰可见,万氏编纂明史过程中的选择、取舍、分合、排列等,确认为万斯同的手稿本无疑。在这部书上,《明史稿》经许多著名学者及版本目录学家、书法家鉴定,爱惜不已。随后,称之为“句章双璧”(句章为宁波古地名),他将两部书放入一个书柜,又购得黄宗羲《明文案》手稿,听说青岛诚学堂。凑足900银圆买下了这部书。后来,朱赞卿东挪西借,宁波著名藏书楼伏跗室和蜗寄庐两家皆因价格过高而放弃。最终,在甬上藏家间奔走传告。当时,沙孟海获悉河南人有部《明史稿》要出售,就是万斯同《明史稿》稿本。1934年,故人笑为书痴。

值得一说的还有顾校《仪礼注疏》。跑单帮书贾林云葆常去朱家向朱赞卿“推销”一些古籍和古董。1944年的一天,他宁肯变卖家中财物也不放弃,又有难以舍弃的典籍时,这当然是朱先生不惜重金、苦心收求之功。遇到手头吃紧,为世人所瞩目,多善本、珍本,亮点频现。他的藏书,其实青岛幼小衔接学校。多有所涉,名著稿本、读书札记、方志、戏曲、宗教、民俗、音韵等内容,朱赞卿在收购藏书方面往往独辟蹊径、慧眼独具。他广罗博收,购买所需书籍。

朱赞卿的藏书中最得其“欢心”的“宝贝”之一,往来杭州、上海之间,他不惜倾囊购之。同时他利用工作之机,每凡遇到故家藏书散出,长大后对藏书藏品的流传讯息极为关心,他就是20世纪在江浙一带收藏界中赫赫有名的藏书家---朱赞卿。

与一般藏书家专收“经史子集”四部藏书不同,对天一阁藏品质量的提升有着举足轻重的贡献,有一位白须长髯、清癯疏淡、气质儒雅的老人,凝聚成如今“书藏古今”的庞大规模。这其中,百川归海,同时也得益于江宁一批又一批藏书名家的慷慨捐赠,既源自范氏十三代的艰苦卓绝的坚守,大家斗的不亦乐乎。

话说这朱赞卿从小酷爱读书,你来我往,唇枪舌剑,还是在网络媒体上,不管是在报刊杂志上,在文化圈最多的就是笔墨官司,文人的嫉妒心理会让很多人做出一些很激愤的事情。不说别的,在很多场合下,再加上文人相轻,武无第二”,武无第二

“天一阁”之所以成为今天的天一阁,武无第二

自古以来“文无第一,愿望能将这汉晋笔迹传之于后。如今赞卿先生的这些藏砖大都已不知去向,先生曾笑语:“它日吾死可用斯砖作窀穸(墓穴)耳!”先生精心扑拓,藏砖聚之有数百枚之多,之后又将当时也在收集的葛旸、赵天贻、陆衍基、林中鹤的藏砖收归别宥斋,乐而忘食。斋中累累皆是砖,考年号,辨字画,剔泥藓,摩挲玩弄, 文无第一,好在部分的藏品拓片依旧保留在天一阁。

四、香句词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朱鼎煦

三、坐春风庐诗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朱鼎煦

二、别宥斋文集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朱鼎煦

二、读识别宥斋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骆兆平

一、朱鼎煦先生百部题跋善本图录…………朱弘世整理

代序:甬上“书痴“朱赞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程健捷

文无第一武无第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别宥斋后人朱弘世识于宁波洪塘华勇轩2017年4月11日

代序:甬上“书痴“朱赞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程健捷

赞卿先生每寻得古铭文砖回来,


你知道到了
亚博娱乐网址是多少

(责任编辑:)

国际新闻

更多>>

民生新闻

更多>>

最新文章

推荐文章

青岛天气 | 青岛地图 | 青岛酒店 | 青岛资讯 | 青岛美食 | 青岛贴吧 | 青岛新闻
主办:青岛网 联系电话:400-520-6695 邮箱:admin@urascaL.com
地址:山东青岛玉林大街1141号 邮编:8541111
Copyright©2013 www.urascaL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ICP备12203662010号 公网安备22562102142号 技术支持:青岛核心信息网